最早識別出人類冠狀病毒的人是一位女性,英國病毒學家、病毒成像專家瓊·阿爾梅達(June Almeida)。她出生於蘇格蘭,父親是當地一位巴士司機,她16歲中學畢業後即開始打工謀生。

很多人因此說,「疾病是公平的對待每一個人」,不管是富有/貧窮、白人/黑人/黃種人、男性/女性或其他性別者,皆有同等的機率感染上新冠肺炎,好萊塢巨星湯姆漢克斯、英國首相約翰遜,甚至美國樂壇天后瑪丹娜也自陳染疫。
 
然而,病毒看似是以「公平」的機率感染每一個人,但卻有「#不平等」的性別效應。

學科選擇是一系列綜合的決策和考量。在我們想「女生為什麼”不”學理工科」的時候,我們想到的是能力的差距,性別刻板印象帶來的自我否定等等。有些女性確實深受刻板印象的影響,早早退出了競技。研究發現,男生在科學方面的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比女性更高——自我效能用於衡量個體本身對完成任務和達成目標能力的信念。76%的地區裡,男生對科學和數學更感興趣,他們也往往更自信,而在興趣與自信上,社會因素起到了更大的作用。

從小就享受算數學、解難題的 Shirley,對踏上理工科之路毫無疑慮,但念了理工又轉向業務工作,卻讓周遭的人跌破眼鏡。到了職場 Shirley 發現自己其實更愛跟人溝通、討論,在團體裡表達想法、領導方向。於是,儘管自己的同學九成以上都成了工程師,她卻選擇躍出同溫層,挑戰充滿不確定性的業務工作。

傳統社會對媽媽普遍有著「三頭六臂、扮演多重角色」的期待,可能理所當然地認為:比起爸爸,媽媽天生就有比較好的「多工能力」。事實上,這是一種錯誤的迷思!

選購玩具給女孩子的時候,不難發現整個女生玩具部都是粉紅色,款式不是公主就是洋娃娃,社會早在寶寶還未出生前已經把她們定型——女孩要穿粉紅色,玩芭比娃娃,男孩穿藍色,玩變形金剛,這些社會文化固有的框框很早已經限制了孩子的發展。

來自美國的黛比(Debbie Sterling)發覺全球工程師只有14%是女性,她認為這是由於社會的性別差異所致,決意徹底改變這個現象,讓4歲的女孩都能透過玩具來學習建設簡單的機械。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文: 蔡甫昌(台灣大學醫學院教授)|聯合新聞網|2020.01.31
編譯:陳宣豪 |科學Online 高瞻自然科學教學資源平台|2019.12.24
文:吳嘉麗 |《台灣化學教育》電子報No.31|2019.05.04
Alec D. Gallimore|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2019.05.01
Miru|報導者 The Reporter|2019.3.30
張育森、凃佩君|科技大觀園|2018.12.13
M. Teresa Cardador、Brianna Caza|Harvard Business Review|2018.11.23
Emily HF Chang|南科AI_ROBOT自造基地|2018.6.8
諶淑婷|博客來閱讀生活誌|2018.8.7
顧燕翎|國立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婦女研究室研究員、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
Elizabeth Moylan & Elisa de Ranieri |BioMed Central Ltd|2017.12.19
女人迷編輯 Yuting|女人迷|201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