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言道「男人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然而「父親卻又是男人最溫柔的名字」,這兩句話完全相反又互相衝突的形容著同一個人。

昨天早上是個忙碌的早晨,因為禮拜一要開會,再加上同事請假一週我需要在這段時間補上對方工作的進度,所以一直急著出門,然而每個禮拜一因為剛結束爸爸媽媽整天陪伴又恢復上班上課而都有點 Monday blue 的豆皮,昨天也一如往常開始憂鬱...

豆皮:「媽媽,今天下課的時候你可以來接我嗎?我不要姨婆(阿姨)來接我。」
我:「媽媽今天沒辦法提早下班,姨婆去接你好嗎?」

人生的劇本從來就不是寫好等著你來上演,會隨時修改、甚至重寫。於我,便是。

隨著先生回到德國,我很隨遇而安地過著慢悠悠的異國生活,很單純的享受退休生活,相知、相互照顧,這樣簡單的生活,我們很知足,更惜福。

諾亞出生前,諾亞媽媽24小時照顧著小生命,揹著他形影不離,對於自己的飲食與小生命的一切活動,無不謹慎對待,充滿愛與關懷的媽媽是如此的美麗。懷孕24週時,因為異常頻繁的早期宮縮,需在醫院安胎,看著諾亞媽媽每天手臂上三支安胎點滴,生活自理均需在床上完成,心裡滿是難過與不捨,這是身為母親的堅強。

生命是什麼?身為一個大學教授,應該在生命這條路上,扮演怎樣的角色?

我不太清楚其他教授是怎樣尋找他們的角色,但若要我回答這個問題,要回溯到九歲,那年因為長輩逝世,我第一次離開父母身邊過夜,夜晚蛙鳴如雷,我躺在陌生的床上,一直思考什麼是死亡。

五月,一個提醒眾人感念母親辛勞的月份。坊間各式各樣的送禮促銷活動以及針對女性需求琳琅滿目的優惠,各級學校也藉機規劃一系列活動讓孩子謝謝媽媽的辛勞。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陳宜欣 | 國立清華大學 資訊工程學系 副教授
吳心恬 | 中央資管系 碩班1997畢業,系友會現任理事長,南山人壽 業務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