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的第二人生,我想認真為自己而活 精選

2023.11.14   許雅婷|SHOPLINE 技術產品經理
刊載於專欄 生命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回想在那段四年的婚姻裡,我完全不看超出台北的任何工作機會,即使內心曾經嚮往出國工作也有獵頭邀請,但因為當時想當個不離開婆家太遠的好媳婦,因此壓抑內心的渴望。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拍攝於巴黎羅浮宮)

「妳為什麼不想生小孩?」這是聽到我離婚原因後,親朋好友最常問我的一句話。而我則反問他們為什麼想生小孩,但蒐集到的原因都無法打動自己。二十五歲因為深愛對方而結婚,想著接近三十歲時可能會想生小孩吧,結果反而因為傳宗接代的各方壓力而更加抗拒。二十九歲好不容易邊工作邊完成雙碩士學位的我,對當媽媽沒有一絲期待,反而覺得很像還債。「如果不還這個債會怎樣?」有天這個想法突然浮現在腦海中。前夫家對我很照顧,而且我們彼此的長輩都很期待能有個新生命,我是不是應該要實現當初結婚時的諾言,生個小孩還給婆家,盡媳婦的義務。當時的感覺是「如果生小孩,全世界都會快樂,除了我」。

 

經歷心裡的百般糾結後,我決定還是向前夫提出我不想生小孩的想法,他雖然錯愕,但我們很快達成離婚協議。家裡的長輩當時對我說「妳不覺得妳這樣很不負責任嗎?女孩子事業心這麼重有什麼用,為什麼不好好過日子?」這時我才突然意識到,原來在外商軟體公司擔任產品經理的優異表現,在他們眼中還是比不過當個以夫家為重的好媳婦。儘管不被理解,但我已經擁有獨立生活的經濟能力,於是毅然決然地在公司附近租了個小套房開啟新的人生,不再總是活在別人的期望裡。對於長輩們的評論,我覺得「如果是不甘願地生下小孩,或許才是真正不負責任」。

 

疫情解封後,我規劃了 18 天歐洲獨自旅行當做自己三十歲的生日禮物,起初只是想去看看浪漫華麗的凡爾賽宮、新天鵝堡,沒想到印象最深刻的是旅途中遇到的人以及他們的生命故事,讓我看待這個世界的角度從此不同。獨旅的日子中,我遇到為愛奔走奧地利,離婚後決定留在歐洲當導遊的台灣女生;本來是建築師的法國男孩,因為太喜愛亞洲文化,決定重唸大學研讀中文以及考上法文教學碩士,希望以後可以到台灣當法文老師。從他們的故事我得到很大的啟發,「原來人生不需要片刻不停地直線前進,即使做錯決定也永遠都可以重來」。在陌生國度獨自旅行的時光,也是很好正視自己需求的機會,因為所有事情都可以自己做決定,然後也要自己負責任。我覺得這樣的經驗十分過癮,原來不用活在別人的期望裡是這麼快樂的事!

 

回到台灣後,我因為好奇而加入「Host A Sister」的臉書社團,接待認識了第一次獨旅來台灣玩的匈牙利女孩,她和我分享匈牙利其實也算傳統,因此她完全能理解我的遭遇,也覺得不一定要結婚生子;在這個社團裡,也看到有位英國奶奶平常養隻狗作伴,願意提供空的房間 host 世界各地的女孩來遊玩借宿,還能陪她聊聊天。透過出走世界,我的視野從此更加寬廣,看到世界上這麼多人不同的生活方式,也更加確信「沒有後代不代表就會孤獨終老」。

 

在台北參加了幾場語言交換的聚會,這是在 Meta 社團找到的(可以搜尋 ”Language Exchange In Taiwan”),當初主要是想準備英文面試,希望找人練習英文口說,卻認識許多熱愛台灣並且想盡辦法要留下來工作和生活的外國人,也因此接觸了「數位遊牧 Digital Nomad」這個對我來說本來遙不可及的名詞。回想在那段四年的婚姻裡,我完全不看超出台北的任何工作機會,即使內心曾經嚮往出國工作也有獵頭邀請,但因為當時想當個不離開婆家太遠的好媳婦,因此壓抑內心的渴望。離婚後這些限制頓時消失,彷彿離開籠子的鳥而自由飛翔。

 

在疫情期間全遠端工作幾個月的經驗,讓我更加明白軟體業的幸運,只要一台筆電和穩定網路就能在世界各地工作。對熱愛旅遊但特休永遠不夠用的自己來說,這種工作模式是很棒的選擇。如果退掉台北高昂的租屋,不在國外旅居時就待在高雄老家,不僅省錢,也比現在連假匆匆趕回高雄與家人相處幾天,又要擠高鐵回台北上班的日子感覺更悠閒,陪家人的時間也可以更多。另外,我也報名了汽車駕訓班,準備給自己更高度的自由;從來不煮飯的我,也準備開始向家中長輩們學習烹飪,為未來數位遊牧生活多裝備幾項技能。軟體業擁有的優勢,我們適逢其時,準備展翅高飛!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拍攝於德國國王湖)

 

 

2113 最後修改於 %2023.%11.%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