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專家學者出席國際學術會議報告 精選

2023.08.14   高惠春|淡江大學退休教授
刊載於專欄 會後報導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與會會員合影 與會會員合影

每年的APNN會議,〈台灣女科技人學會〉都會組團前往,而且團員人數跟別的國家比起來算是多的。今年我們有6位代表:林滿玉理事長、宋順蓮常務監事、林麗瓊院士、張淑美教授、林筱玫理事和高惠春監事。INWES 成立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透過參與讓各個科技界領域中的女性或女孩有更好的未來。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會議時間:112年6月29 − 7月1日

會議地點:蒙古烏蘭巴托

會議名稱:(中文) 國際女工程師與科學家聯絡網、亞太國家聯絡網暨女科技人國際會議

        (英文) 2023 INWES-APNN-ICWSTEM

 

***

 

一、參加會議經過  

報告人與同行友人一起於112年6月25日搭機前往蒙古烏蘭巴托參與即將在6/29−7/1舉行的「國際女工程師與科學家聯絡網 (INWES, 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Women Engineers & Scientists)、亞太國家聯絡網 (APNN, Asia and Pacific Nation Network) 暨女科技人國際會議 (ICWSTEM,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Women in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這個會議的名稱實在很長。

 

APNN包含了4個地區的國家:中亞(含印度)、東南亞、東亞和太平洋島國(含紐西蘭、澳洲),從2011開始,輪流在各地舉行,總共辦過13次會議,每年1次,之前在澳洲 Adelaide、馬來西亞 Kuala Lumpur、台灣台北、韓國首爾、蒙古烏蘭巴托、紐西蘭、日本橫濱、越南河內、尼泊爾加德滿都、台灣新北市、菲律賓馬尼拉、馬來西亞首都等地辦過,今年又到烏蘭巴托舉辦。ICWSTEM 是蒙古的女科技人學會(WSTWM)所主辦的國際會議。每次APNN的主辦國都會多加1場國際會議,讓整個會議變成2天且讓與會代表可以有比較多的接觸與收穫。

 

APNN 是 INWES 在亞洲太平洋地區的1個分支。INWES 是全球女科技人聯絡網,2001年在加拿大創立,目前參與的國家超過60個,〈台灣女科技人學會〉創會理事長吳嘉麗教授曾是 INWES 的理事,現在是宋順蓮董事長代表台灣在該會擔任常務理事。每年的APNN會議,〈台灣女科技人學會〉都會組團前往,而且團員人數跟別的國家比起來算是多的。今年我們有6位代表:林滿玉理事長、宋順蓮常務監事、林麗瓊院士、張淑美教授、林筱玫理事和高惠春監事。INWES 成立的目的非常簡單,就是透過參與讓各個科技界領域中的女性或女孩有更好的未來。

 

我們一行7人(除了前述6名〈台灣女科技人學會〉會員之外,還有宋順蓮的先生黃榮銘)。一大早搭乘7點多的長榮班機在韓國仁川轉機至烏蘭巴托。6月26−28日在蒙古進行了3天的旅遊 (圖1、2)。蒙古人口340萬,一半的人口住在烏蘭巴托;另一半的人口過著游牧生活。我們住了2晚的蒙古包(圖3),內有衛浴設備,吃得也很豐盛。蒙古有6000多萬頭牛、馬、羊。牛肉和羊肉比豬肉和雞肉便宜。7年前(2015)我們曾來過一次蒙古開同樣的會。這一次看到的蒙古比上一次進步很多。公路品質提高了,車速也比較快,但是,還會遇到牛、馬、羊群過馬路,車子需要讓路的情況。路邊的公廁仍然是「毛坑」,而且還不多,也可能沒有門(圖4)。蒙古的夏天早晚氣溫跟台灣的冬天差不多,白天出太陽時可能有20幾度,每天都帶著外套,隨時準備穿上。遠離了台灣的熱浪還滿舒服的,晚上蒙古包內有暖氣或是燒煤球取暖。

 

圖1、台灣代表團成員,左起張淑美、宋順蓮、林滿玉、林筱玫、林麗瓊、高惠春在草原合影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圖2、台灣團員,左起林滿玉、林筱玫、高惠春、黃榮銘、宋順蓮、張淑美、林麗瓊在成吉思汗雕像前合影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圖3、渡假村,每個蒙古包住2人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圖4、公路旁的公廁,沒有門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我們的導遊是一位年輕的蒙古女孩,她在台灣的淡江大學獲得學士學位,感覺很親切。台灣有1000多位蒙古赴台留學生。蒙古受到韓國影響很大,兩家最大的連鎖超商是韓國品牌。韓國、日本和中式料理隨處可見,我們還吃了一頓小火鍋和一餐日本料理。

 

6月29日是 ICWSTEM 的會議(圖5、封面),早上排了4場大會演講,首先由蒙古女科學家 Undram Chinbat 上場,講題:「第4次工業革命女性扮演腳色」。第2場是 INWES 前任副理事長 Marlene Kanga 講題:「多元化和工程的轉變-從願景到行動對工程教育和文化的衝擊」。第3場是 INWES-KWSE GISE 計畫經理 Sarah Peers 講題:「為了更好的世界的下一步-消除科學和工程中的性別障礙」。第4場是 INWES 財務長 Sylvia Kegel 講題:「如何變有錢-女科學家為什麼而努力」。

 

圖5、大會看板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下午是平行論文發表,總共有5個主題:分別是健康和食物安全、教育與科學、環境、社會和經濟、工程。通常這種論文發表的水平參差,也可能會因為聽眾中的外國人不多而改用當地國語言發表,所以,我們就去「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拜訪羅靜如代表(圖6)。我們在大太陽下走路去辦事處,與羅代表暢談了一個小時,對蒙古有更深一層的認識。蒙古的能源和生活用品幾乎全靠俄國和中國兩個共產國家。蒙古在蘇聯解體之後1990年轉變成民主國家。體制不同,又缺少對外的港口,羅代表認為蒙古的處境比台灣還遭。羅代表努力地讓蒙古人認識台灣,在她的任內,蒙古留台學生增加了數倍。

 

圖6、代表團拜訪台灣駐蒙古羅靜如(中間)代表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晚宴在蒙古大學附近的餐廳舉辦。飯後先有一些藝文表演,接著是各國代表的表演。我們6個人上台表演山地舞(站在高崗上)、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出發前我們準備了一些頭飾和手飾給我們打扮,我們一路抽空練習為了上台表演。這也是每次參加APNN會議的一項任務。

 

6月30日早上先有3場大會演講才開始一整天的重頭戲-APNN。會議的主席是蒙古大學的 Ariunbolor Purvee 教授。上午有三場主題演講、接下來各個亞太聯絡網會員國的年度報告依序展開,按照各國國名的英文字母排列。台灣被排在斯里蘭卡的後面,越南的前面。台灣的報告由林滿玉理事長代表〈台灣女科技人學會〉做年度報告(圖7)。跟已往一樣,先對學會的目標做一個介紹,再介紹學會所辦的活動。有的國家並沒有代表出席大會就採用線上報告。除了印度、所有的會員國都有出現。整天的報告都很精彩,大家的英文也都不錯。各國的代表都表現得很出色,令人刮目相看,顯示這些女科技人既專業又有自信。疫情之後,大家都學會了線上會議技巧,省掉飛來飛去的不便。接續有 APNN 的會員大會、投票通過下屆主辦國(越南)以及未來三年(2024~2026)主席國(菲律賓)。2024年的 APNN 將在越南河內舉行,屆時我們又可以去越南開會兼旅遊,很期待!

 

圖7、林滿玉理事長報告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7月1日大會安排1天的旅遊,9點去戈壁購物中心參觀戈壁廠 cashmere 的製作程序再開放採購。Cashmere 是山羊的絨毛,用梳子梳下來,不含有外層的毛,非常柔軟,價格不斐。蒙古 cashmere 產量佔世界的3分之1,可惜,85%出口,只有15%留在國內加工。相信成品的利潤比原料多很多。未來有辦法留在國內增加蒙古人的營收嗎?

 

中午去 Chinggisiin Khuree Tsogtsolbor 旅遊中心吃飯,飯後觀賞傳統蒙古的 NAADAM 表演,有蒙古的摔角比賽、射箭、騎馬、唱歌、呼麥、跳舞。Ariunbolor 教授的學生能歌能舞,帶動氣氛,這可能是我們這邊教授可以學習之處,訓練自己學生來帶動唱,製造歡樂氛圍(圖8、9)。

 

圖8、NAADAM後合影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圖9、NAADAAM後合影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7月2日我們又起了大早趕7點多的飛機。前一晚,上床沒多久就要起床,很辛苦!早起搭機可能是旅程中最辛苦的事。



二、與會心得

這一次的 APNN & ICWSTEM 是筆者參加的第8次會議。第一次是2013年吳嘉麗教授主辦在台北的會議;2020吳嘉麗教授又在新北市主辦一次。2014年起,〈台灣女科技人學會〉都會組團參加,我們的代表團最多時曾有9位一起去日本橫濱,是比較熱心參加 APNN 的會員國之一。出席 APNN 都是用「台灣」的名稱和國旗,大多時候沒有被矮化,感覺很好。這次發生了名稱插曲、議程手冊中使用了 Chinese Taipei,準備期間理事長發現,馬上提醒,主席國向我們說明因總統府的經費、被要求;理事長提出全部會員不寫國名,使用單位名稱而畫下完美句點。

 

蒙古國土面積156萬平方公里,是世界上面積第19大的國家,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小的一國。土地面積是台灣的44倍,人口密度不到台灣的300分之1。蒙古是個內陸國,1924年成立的社會主義的蒙古人民共和國受到蘇聯很大影響,成為蘇聯的一個同盟國。1989年東歐劇變後,蒙古亦在1990年初發生了民主革命,導致1992年頒布了一個實行多黨制的新憲法,並開始向市場經濟過渡,走向民主。以前學生在校學習俄語;現在改學英語。不過,蒙古文仍使用俄文字母。有些招牌上有直書的美麗蒙文,但是,多數人並不認得這些古蒙古字。烏蘭巴托到處在興建房子,生活型態正在快速地蛻變中。離開都市之後,看到的幾乎全是蒙古包,就變成傳統的生活方式了。很難以想像,生活在蒙古包裡的蒙古人,若沒有車,靠著騎馬可以走多遠?到那裡採買生活的必需品?人少地大,除了都市以外,欲落實基礎教育與建設相信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難道學校也要跟著牧民遷徙嗎?離開市區就是草原,連樹木都不多。土壤太少,風又大,對植物的生長很不利。幾天下來,沒有看到任何蔬菜與水果等農作物的種植。看到餐桌上的蔬菜與水果時,都會覺得有些奢侈。

 

 

 

489 最後修改於 %2023.%08.%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