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不完美:女科技人與自己的心靈對話 精選

2024.03.12   皇甫維君|臺北醫學大學醫學科技學院國際副院長、癌症生物與藥物研發研究所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曾經我以為在漫天大雪的費城,獨自一個人在寒風中走到實驗室餵老鼠是一種考驗。

曾經我以為在實驗室熬到看見清晨第一道曙光,是體力的極限。

曾經我以為追尋學術成就與職業生涯的高度,是人生的首要目標。

而這些的曾經以為,都在我生下寶貝女兒後一再刷新我對身心靈極限以及目標的認知。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過年前接到志潔教授邀請,希望我可以分享做為一個三明治世代的女科技人,如何在照顧家庭、照顧自己、追求學術成就與自我成長間取得平衡,能夠提供給更多後輩女科技人指引與鼓勵。其實一開始接到邀請,我的內心是惶恐的,我當下並不認為我在這條路上走得得心應手,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提供給別人見解或意見。然而經過與志潔教授的溝通,發現其實正因為我走的磕磕絆絆,才更應該將我的經驗與故事分享出來,給已經或未來跟我有著一樣經歷跟夢想的妳們一些共鳴,告訴正處於徬徨無助甚至自我懷疑的妳,其實在生活與研究中追尋平衡的挫折,妳並不孤單。

我的教育和研究之旅從台灣到美國,畢業後也順利進入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實驗室進行博士後研究。當時我投入幾乎所有時間於學術研究中,回顧這段時光,雖然很累但卻是我研究生涯中最專注最有效率的階段。後來積極面試上奧地利的維也納大學擔任博士後,一心嚮往歐洲的我當下即刻就想飛過去,但一位熟識的前輩卻請我好好思考家庭生活與職業生涯的取捨,分隔兩地是否是最佳的選擇。幾經掙扎,最後我還是選擇了家庭跟著我先生相繼回到台灣,沒多久後我懷孕了。生下寶貝女兒後,我才知道什麼叫做身心靈都被推展到極限。沒日沒夜的擠奶、餵奶,彷彿永遠都沒有停過的嬰兒啼哭聲,上學後又因為時常生病,使我疲於奔命於職場與學校之間,這一切都沒有人可以告訴妳,什麼時候會好轉。

回台灣後,我任職於臺北醫學大學癌症生物學與藥物研發博士學位學程,身為助理教授不僅要處理學術工作、撰寫執行研究計畫,還要教授繁重的課業,從沒想過擁有小孩的我,對於未來一片茫然,嘗試在教師、母親、妻子、女兒、媳婦多重身份中找到自己的定位。猶記得生產完大約三個月後的某一天,前往外縣市參加年度共識會議,大家閒暇時間都忙著聊天找廁所,只有尚在哺乳的我藉著空檔去廁所或哺乳室將母乳排空,而這些珍貴的母乳也因為沒有辦法妥善保存,只能全部都送進排水管。無論教學、研究或是家庭,我都期許自己能做到最好,卻時常有手足無措甚至要被擊倒的感覺在夜半無聲的時刻久久無法入眠。後來為了更好地平衡各方面的需求,我學會了調整心態、有效地管理時間,並將工作和家庭生活清晰地劃分。除此之外,我也學會分工的重要性,在需要協助的地方請隊友跟夥伴分擔,不必一個人扛下所有。幸運的是,我在家庭和工作中都擁有堅強的後盾,感謝理解與無條件支持我的伴侶,以及工作上可靠的團隊和彈性的工作環境。

 

一家出遊合照。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在面對這些挑戰時,我想與大家分享一句話,就是「降低對自己的期望,不必追求完美」。當初聽到這番話讓我有醍醐灌頂的感覺,其實許多壓力的都源於自我設定的高標準,焦慮的來源不外乎是自己沒有在期限內把規劃的事情做完,或是達不到自己滿意的標準。而且在調適之後,妳會發現育兒的生活也不全然都是痛苦,雖然一開始面對稚嫩的嬰兒會很不知所措,但隨著朝夕相處的過程中我深深的愛上她純真的笑容,她的依賴與信任總是可以救贖我疲憊的心靈,讓我更有動力為了給她一個美好的未來而義無反顧的努力。

所以保持身心平衡,既照顧他人也照顧自己,關鍵在於事前計劃、有效的時間管理以及強大的支持系統。我期許自己和所有面臨挑戰的您都能保持彈性、適應性強,並注意身體健康,積極的寵愛自己,讓自己擁有足夠的力氣長期面對生活中的挑戰。而且,夢想並沒有離妳們而去,只是稍微晚了一點點,所以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399 最後修改於 %2024.%03.%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