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議題對求學求職有影響嗎? 精選

2022.06.14   塗子萱|國立中山大學海洋科學系助理教授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身為女性科學家在求職的過程中有沒有遭遇過困難,或是有沒有什麼優點?當看到這個問題時,第一個反應是,原來我現在也是科學家了!接下來就是開始思考為什麼會有這些問題,以及性別對自身的求學求職經歷的影響是什麼。


(封面照片:作者提供)

 

自從收到專欄邀請後,筆者思考了許久要如何在一篇文章內呈現「海洋」、「家長」、「學術職涯」以及「同志」等議題。這四個議題裡面,除了「海洋」與「學術職涯」中間時常有著緊密關聯性外,「家長」與「同志」則是兩個平常不太有機會被放在一起討論的項目,但是這四件事情加起來,卻也幾近填滿了筆者的生活。聯考選填志願的年代,因對自然環境的喜好,以及幼時有段住在宜蘭頭城過著生長環境中有山有海的生活,選擇了昆蟲系作為第一志願。在與陸域環境中的生物相處四年後先是選修了一堂「海洋生物」後來為了滿足通識學分的要求選修了「海洋環境概論」,在大學畢業前開始了對海洋環境的認知,也至此踏入了探究海洋研究的領域至今。

 

在筆者開始至中山大學任教後,學校內西灣學院的同仁曾經邀請筆者至課堂上分享學習經歷,在上課前對我提出了幾個問題,其中之一是身為女性科學家在求職的過程中有沒有遭遇過困難,或是有沒有什麼優點。當看到這個問題時,第一個反應是,原來我現在也是科學家了,接下來就是開始思考為什麼會有這些問題,以及性別對自身的求學求職經歷的影響是什麼。在未被問到這個問題以前,筆者從未思考過原來性別是否影響到了自身求學或求職的過程,仔細回想了一下,如果有影響,最大的影響可能是在中學階段,因為當時還有穿著制服的規定,所以看著女生制服是窄裙形式的學校,想著,這我一定不要去唸。

 

除此之外,性別議題唯一造成的影響大概只有在博士班需要採集樣本時,漁船船長們多半婉拒筆者的指導教授派個女學生上船採樣。在日常的職場生活中,不論是出海調查、實驗室工作或是講課教書這些環節內,需要完成的工作項目,不會因著性別而有所改變。也因此,在課程分享的當下,筆者也闡述了性別所帶來的影響,大概只有讓筆者少了幾日在漁船上生活的經驗可以與大家分享,其他確實不在筆者的職涯生活中帶來影響,也希望這個問題再過幾年後會慢慢消失,我想大家應該不會去問一位男性科學家,請問性別議題是否對你的求職過程產生影響。

 

筆者的成長與求學過程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台北度過,但是從2019年到中山大學任教開始,每週的通勤交通時間變長,只要沒有野外工作的時間,固定都會在週五的晚上回到台北家裡,因為家中有著一對今年即將上小學的雙胞胎等待筆者回家,與他們共度週末。剛到中山時,系上幾位老師聽到台北家中有兩位三歲多的小童,反應大概都是那他們怎麼辦誰照顧,通常的回答都是,「家人照顧」,這個話題多半也就這麼結束。某一回這個話題再度被開啟,又聊到在台北的雙胞胎,這時某位老師聽到筆者不是家中兩位小童主要照顧者的直覺反應為,妳先生好厲害啊!可以獨自一人照顧他們,這次的回答是,我沒有先生耶,是太太在照顧他們。這時這位老師的反應馬上轉變為,原來,妳跟我們一樣啊,都是負責拿錢回家的。

 

這或許就是西灣學院的同仁在邀筆者去分享時先預設的立場,假定了女性會是主要照顧家中孩童的照顧者,但在筆者的家中,兩位照顧者都是女性時,誰會成為主要照顧者的推斷就完全與性別無關,也沒有傳統的刻板印象可以直接套用。在家中,工時的調控是主要決定當下誰成為主要照顧者的判斷標準,因為兩位家長的上班時間不一致,所以平日與週末的照顧者也就有所區隔,當然,筆者因在外地工作,平日無法回家,多半還是要仰賴家人們的幫忙,才能順利完成許多事情。

 

筆者的家庭組成,或許在大家的眼中與一般認知的成員有所不同,少了一位男性,多了一位女性成員,但是大家日常在家裡與家庭成員們相處的時候應該不太會說,妳是女生,所以妳要去做什麼,或是你是男生,你要負責什麼。大家在平時的對話中也不會開頭就是,我是女生我喜歡男生,或是我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不會逢人就說你好,我是同志,這是我的家庭成員,但需要自我介紹家庭成員時,也不會有所隱瞞。每個家庭內成員的分工多少會有所不同,但是性別不會是主要的判斷標準,每個家庭也會有各自面臨的壓力來源,至少在筆者的家庭當中,性別或是性傾向,不是需要思考的問題,最大的問題只在於距離遙遠相處時間與以前在台北工作時相較,少了一些陪伴小童們成長的時光。

 

 

 

332 最後修改於 %2022.%06.%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