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學到不孕症之醫路 精選

2021.09.15   林麗雪博士
刊載於專欄 生命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這場雨很簡單的幫助我做了fellowship 畢業後職業的選擇。第二天我email 給大學的老板推辭全職的研究教職而選擇接受臨床醫學的決定。因為我知道臨床的工作准許時限,讓我能花一些時間陪伴孩子們成長。

那個下大雨的晚上

 

那個下大雨的晚上,是沙漠氣候的聖地牙哥少有的雨。

 

那年春天我正在埋頭苦幹論文實驗,整排實室到近半夜往往只有我在孤軍奮戰。保姆週末是要回去和家人團聚的,所以我就偷偷把孩子們帶到實驗室,放在安全的角落。八歲的女兒和四歲的兒子,兩人各帶自己喜歡的書本,不吵也不鬧,耐心等媽媽把實驗告一段落。

 

通常結局順利的話,在半夜實到達可以停頓的地方,就可以上路回家。可是那晚偏偏雨就在我們要離開往停車場時整片傾盆而下:小的已經睡著,只好雙手抱著。沒有傘,女兒鎭靜地説,媽媽先抱弟弟跑去車上,拿傘回來接我。我這聽話的媽媽真的照做了,只是走向車時,回頭看廊下一片漆黑不見女兒的身影,眼淚不聽話就流下來。

 

這場雨很簡單的幫助我做了fellowship 畢業後職業的選擇。第二天我email 給大學的老板推辭全職的研究教職而選擇接受臨床醫學的決定。因為我知道臨床的工作准許時限,讓我能花一些時間陪伴孩子們成長。

 

那兩年我帶著孩子們在加卅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做婦產科的生殖內分泌不孕症的fellowship,先生留在匹茲堡繼續外科開業。現在回頭看,是孩子們和我很獨特的經驗。很多事我自己不能馬上決定時,包括去外地job interview 後,我會和兩個小朋友開會,把各項決定的強項和弱點列出來,譲小朋友各自發言表達意見,然後達成結論。這個方式過去二、三十年繼續不斷的進行,似乎也有助於孩子們成長做決定的過程。



我的故鄉 彰化二林

 

我在彰化縣一個近海的小鎮二林出生長大的。父母親只接受小學教育,白手起家,一輩子努力工作帶大四個孩子。記憶中他們似乎沒有假日,也沒有週末。我記得很小的時候,除夕夜晚餐前不小心聽到父母親在隔壁房間商量每個小孩給多少壓歲錢。他們算出收入和支出,包括還淸借款,再把剩下的幾塊錢平分放在紅包裏。當時我很震驚,突然對紅包的嚮往完全消失了。



現實與理想

 

要上大學了,父母不贊成女生去當辛苦的醫生,很自然的進了藥學系。很喜歡藥理的科學領域,所以結婚後赴美留學,自然選擇藥理的研究。藥理論文的題目是婦產科中防止早產的藥物,自然而然對婦產科起了興趣。論文的指導教授之一是婦產科教授,經過他的鼓勵我就申請匹茲堡大學的醫學院。很幸運得到一個醫科系友會的四年全額獎學金,學業得以順利完成。在住院醫師的臨床訓練中發現自己對臨床方面的喜愛,手術的技巧順心也大大增加自信。住院醫師訓練完成後決定到研究和臨床都很強的UCSD 完成生殖內分泌不孕症次專科fellowship之後加入Kaiser group 當不孕症科主任,並兼任UCSD 的臨床教授訓練專科醫師。

 

臨床教學和照顧病人在職業上富有挑戰性,推動我適意的繼續進步。有時懷念基礎醫學研究的領域,想像如果沒有那場大雨,現在的我在那個領域?



雇主與員工的雙贏策略

 

我一直很支持醫院對女性醫師和醫務人員工作上小孩照顧的協助。在美國這方面不夠好,聽說德國在這方面做得很好,有薪的產假是一年,加上公司工廠的免費托兒中心,工作人員就是各位媽媽同事來互相幫忙。

 

去年有幸在台灣服務,見到職業婦女很辛苦的一面,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後,很多婦女必須放棄工作才能好好當媽媽。公司、工廠、醫院和學校應該有投入資源來幫助媽媽們。一個誠心願意投入資源照顧員工下一代的企業或機構、一定會赢得員工的忠誠,更能留住有才華的女性員工。

很高興有機會認識台灣女科技人學會的理事長林滿玉,知道有一群女性科技人在全力支持和付出,努力為台灣的女性打造一條可行的夢想和出路。我衷心的佩服這群女科技人,在這裏向各位致謝和致敬!

 

 

602 最後修改於 %2021.%09.%16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