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媒體識讀-影視作品教我們的事 精選

2022.11.14   林育葳|邊邊女力協會社群編輯
刊載於專欄 教育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外流的是兩人的性愛影像,然而潘蜜拉與湯米承受的後果卻有所不同,潘蜜拉曾經在劇中對她的丈夫說:「我是女人,所有人都會誇讚你很行,但都會說我是蕩婦。」一語道破厭女文化下女人性私密影像外流的困境。

(封面出處:Unsplash)

近年有越來越多寓教於樂的影視作品緊扣當代社會議題,而其中,《潘與湯米》直指未經同意散佈性私密影像與其背後的厭女文化。這部影集改編自演員潘蜜拉安德森與她同為公眾人物的丈夫湯米李的性私密影像外流事件,描述兩人相愛相識的過程之餘,也呈現兩人在性私密影像外流後所面臨的後果。

 

未經同意散佈性私密影像顧名思義,是指加害者在未經受害者同意的情況下散佈受害者的性私密影像或是其他有關性的隱私資訊。《潘與湯米》中,因為湯米對於受僱裝潢他們家的工人態度蠻橫,導致工人狹怨報復,在闖入他家行竊的過程中,意外發現兩人的性愛錄音帶,因此企圖透過這對名人夫妻的性愛影片盈利。

 

雖然外流的是兩人的性愛影像,然而潘蜜拉與湯米承受的後果卻有所不同,潘蜜拉曾經在劇中對她的丈夫說:「我是女人,所有人都會誇讚你很行,但都會說我是蕩婦。」一語道破厭女文化下女人性私密影像外流的困境。

 

厭女文化意指一種將需「潔身自愛」的性道德加諸於所有女人之上,並以此將女人分類「好女人」與「壞女人」的性別文化,若女人是因為沒有保護好自己的身體所以才受害,那就是「蕩婦」、「活該受害」。明明同為性愛影像外流的受害者,湯米李卻毋需面對道德譴責,反被認為「很行」,可以與身材姣好的妻子結婚、發生性關係,然而潘蜜拉卻會被因此認為是「蕩婦」,足見社會對於男性與女人差異甚鉅的性道德標準。

 

這樣的厭女文化不僅將導致受害者面對二度傷害,也導致許多受害者難以尋求援助。由於女人受到更高的性道德標準規範,即使她們試圖尋求援助,也很容易被認為是「蕩婦」、「不檢點」或是被檢討為什麼拍攝性私密影像,如此一來,在擔心受到譴責的情況下,很多受害者不敢求援,因此也難以獲得報警或是訴訟需要的經濟與社會支持。

 

受害者並非我們該譴責的對象。性私密影像的拍攝,很多時候並非受害者自願。舉例而言,受害者可能是在經濟狀況窘迫時受到威脅利誘,或是即使是親密伴侶之間,受害者之所以拍攝性私密影像也可能與雙方意願甚至是異性戀男性主導的情慾腳本有關。即使受害者是自願拍攝,根據婦援會的調查,有40%的民眾都拍過性私密影像,這並非不普遍的行為。因此重點並不在於拍攝與否,錯的是在違反當事人意願下,產製他人性私密影像和散佈性私密影像的人。因此,請千萬不要譴責受害者,若主流社會仍傾向譴責受害者,受害者會不敢尋求援助,繼續躲在暗處中流淚。

 

 

 

902 最後修改於 %2022.%11.%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