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旋律中的科技樂章:我的理工青春探索 精選

2024.02.02   蔡亞衡|國立陽明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固態組碩士
刊載於專欄 專題報導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在我對數字還懵懵懂懂的童年,音樂不知不覺地成為我對「計算」的啟蒙。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我曾經擁有許多夢想,包括成為音樂家、律師、企業家、科學家……如今我是一名理工科的研究生,即將成為一名台積電的工程師。在不同的求學階段,我的選擇就像一條條岔路,引導我朝著科學之路更接近。



音樂的數學啟蒙

進入北一女就讀之前,我度過七年音樂班的時光。在小時候還不了解加減乘除的年紀時,音樂理論的課程讓我學會了音符之間的距離和節奏的計算。在我對數字還懵懵懂懂的童年,音樂不知不覺地成為我對「計算」的啟蒙。

曾經,我的夢想和身邊喜愛音樂的同學一樣,是成為一名音樂家。然而,在一次次的舞台經驗中,我才發現自己也許不適合當個演奏家。在數學黑白分明的領域裡,我可以依循原理得到問題的解答,而不必像音樂那樣被臨場表現左右。

比起待在琴房裡練琴、雕琢樂句,我更享受在教室算數學。音樂班的經驗讓我更堅信自己對「理工」的選擇。因此在北一女時,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二類組就讀。



科學夢想的起點

相較於三類組,同為自然組的二類組只差了生物課要上,同學們卻多了一分「不想以讀醫科為唯一目標」的隨興與豪爽。我也因此認識了各式各樣的同學,有人熱愛寫程式、有人則熱衷畫設計圖,各自追求不同理想。在二類組以數理科為主的環境中,我逐漸發現自己對科學與工程的熱忱,成為我不斷前進的動力。

北一女的校風自由,學校有著大大小小的各種社團。我加入了樂儀旗隊,並成為樂隊首席。在一次次的國內外表演中,音樂給了我能量,成為念書之餘最大的調劑。也因為北一女這種鼓勵自由追求夢想的環境,我夢想成為一位躋身尖端科技界的一流工程師,於是選擇了充滿各種可能的交通大學(現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光電系就讀。



蛋糕與光電半導體

光電系以「光」為中心,包含顯示、光通訊、雷射、液晶光學、光電半導體元件及感測器等多個領域。學生可以藉著廣泛修課發掘自己興趣。經過大一大二的基礎科目探索,大三可以自由選擇畢業專題的研究領域。對寫程式一竅不通的我,卻在半導體微觀的物理原理,以及元件實作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我喜歡做東西,製作元件就像烤一個蛋糕,過程需要經過一道道不同的工序。就像蛋糕抹外層奶油要旋轉,滴完光阻要經過旋塗機的旋轉後才會達到均勻的厚度。不同的食譜需要不同的烤箱溫度及時間,元件製作也需要控制環境氣體、氣壓、溫度及時間,才能控制每一次的製程條件。根據不同的製程需求,會有不同的製作難度。往往要完成一個元件需要每一台機台乖乖配合,若有一台失靈則前功盡棄。因此除了機器旁邊放上必備的乖乖,每逢實驗卡關時,我們都會到交大校門口的土地公廟拜拜,奉上土地公最喜歡的仙草蜜,以祈求實驗順利。至今這仍是交大科技人不敢鐵齒的習慣。

而經過千辛萬苦成功製作的元件,就變成全球爭相搶購、身價炙手可熱的奈米晶片。參與晶片製程的第一線,除了莫大感動,也有著「理論與實作結合,化成實體」的極大成就感。



實驗室裡的圍裙

近來各國都在積極推動的STEAM教育,鼓勵年青人強化自己在「科學、科技、工程、藝術與數學」等學科的競爭力。儘管科技產業因受到廣泛重視而見證了越來越多人的加入,但在交大這樣一所理工大學中,男女生比例卻仍呈現極大懸殊:理工科系的一個班級中僅有五分之一是女生。也因如此,交大始終維持著一個對女性友善的學習環境。

我在交大系所遇到的教授並不會因為學生的性別而給予差別對待。反而鼓勵女生積極嘗試。男生同學也樂於彼此禮讓,並在需要體力協助時主動提供幫助。

記得,曾在其他學校修習的實作課程中,出現講師因「女生身高不夠高」而分配較重要的技術操作給男生,女生則負責替男生圍上實驗圍裙,扮演副手,頗令人無言。所幸,這樣的情況並不常見,我所遭遇的,大多是一個平等的學習環境。



致喜歡科學的理工女孩

目前我在交大電子所碩二班,研究先進半導體材料。選擇投入半導體領域,是因為台灣的半導體產業在國際間擁有絕對的競爭優勢,對台灣的政治和國際外交也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

疫情過後,國內外對半導體的需求不斷增加。各地都非常重視女性在科技業的角色,例如美光發起的「全球女性導師計畫」提供機會給全球各地的校園女生,讓她們了解專業領域知識並展開成功的職涯。因此,我期望未來能有更多女性加入,一起為科技界注入女性的聲音及力量。也希望透過我的求學故事,對理工科系有興趣卻對未來感到迷惘的女生們提供一些參考。

勇於夢想,多方嘗試。未來或許未知,但可以透過一次次的摸索漸漸找到自己的方向。

 

 

459 最後修改於 %2024.%03.%12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