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導體製程菜鳥工程師的一天 精選

2021.12.13   蓬萊仙山
刊載於專欄 一日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拖著一身的疲憊,大約晚上十點多的時候回到租房,今天決定開一瓶啤酒,配上回家路上買的鹽酥雞,什麼都不想的坐在地上,一口啤酒,一口炸雞花枝,就是連續上了十個小時一刻也不能放鬆的班之後最好的安撫。昨天喝的小罐清酒還在一旁沒有拿去丟,開始上班後,原本喝酒只是興趣的,慢慢地變成每日不能避免的儀式,有時候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有了酒癮,越來越像個酒鬼了。

我是小A,是個入職剛滿一年的菜鳥半導體製程工程師。雖然我的工作內容其實跟印象中的工程師有點差距,不過在我們公司裡面,幾乎人人都叫工程師,不然就是行政業務方面的;只要是在工廠產線內的,都是什麼什麼工程師。神山半導體家大業大,有各種等級的芯片產線;我在的這個產線是屬於比較先進的10nm以下的產線,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製程工程師來對這一道工序的品質把關,我所在的這個部門是掌控光刻這個階段的。簡單來說,芯片製作跟雕刻很像,只不過芯片是要把電路線路刻在毫米大小的硅基晶圓上,所以必須用鐳射光來雕刻,也有點像沖照片,把電路線路用鐳射光投影在塗了顯影膏的晶圓片上。我的部門的工作就是每天對著監控螢幕,確認光刻的品質,必要的時候還必須調整參數,控制結果在容許的範圍內。

 

我們部門大概二十幾個人,只有我一個女性,我也是裡面最菜的。入職前我完全不懂半導體,大學和碩士研究也跟這個沒有直接關係,不過現在半導體製造已經太專業化了,大部分在產線上的工程師都只是負責一個非常小和特定的工作;就像我們部門,就是一直盯著幾個數據。不過工作壓力非常大,因為每一個批次可能都是幾千萬美金,如果任何一個地方出錯,就可能是幾千萬的損失。每個時段都有值班的工程師,專門負責盯著螢幕上的數據,值班工程師的壓力是最大的,他要為那個時段負責,一有問題出現,必須馬上找到問題的來源。沒有值班的工程師不是說就不用工作,我們必須在一旁研究出現的問題,然後協助找到解決的方法,所以輪到值班的時候都會拜託拜託阿彌陀佛不要發生問題。

 

因為工作時間很長,常常是早上九點到晚上九點,有時候甚至更長;壓力很大,一想到一出錯就是幾千萬的損失,所以平常除了上下班外,回家就不想出門了。部門雖然只有我一個女的,但是沒感覺到有特別對待,我感覺是男女差不多的,氣氛還不錯,但因為工作強度很大,同事的互動也不算太多。上班時完全不能用手機,所以每天差不多有十二小時是人間蒸發的情況。碩士剛畢業拿到神山的工作時,感覺我爸媽比我還要高興,能在神山工作比考上T大還光榮的樣子,不過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就像媒體報道說的神山的流動率很高,很多人都是抱著來做個幾年,存一筆錢後走人的打算。

 

 

1528 最後修改於 %2021.%12.%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