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累積下來的決勝點,還是「個人本領」 精選

2018.09.04   陳慕蓉|聯詠科技經理
刊載於專欄 特寫
攝影授權:Wei 攝影授權:Wei

大學特別快樂,覺得工科女生是同一掛的

高中在選組時,陳慕蓉回憶道,選理工科並沒有特別受到長輩的反對。大致而言,當時女生讀自然科學,雖然不至於招致反對,但還是生醫領域人數較多,而讀理工科的女生,父母就會覺得應該去當老師教書。

道明中學畢業的她,當年考入交大電子,選填志願的理由也很單純,就是聽說這是新興領域,未來就業市場很熱、待遇也好。一屆100多人的班級來說,她就讀的那一屆是第一次女學生的人數達到兩位數,也不過佔十分之一。因為入學前就有認識的學姊就讀交大電子,所以不曾認為女生不適合這條路。在交大身為女性少數,在求學期間,有些男同學因為不懂得怎麼與女生相處、會害羞到避開,因而同學多年從來不曾交談過。反之,也有一些男同學會特別喜歡虧女生。她覺得年輕時的自己,個性比較拘謹,似乎會下意識地做比較中性的打扮、避免看起來太過女性化,比較不會遇到這些輕浮的打趣。至於與班上的女同學相處,她則覺得非常自在、開心,很容易就覺得大家氣味相投、「是同一掛的」。


畢業時電子業人才需求高,入行多數沒有面試

陳慕蓉碩士畢業時是新竹科學園區發展的黃金年代,人才短缺。她形容道,幾乎找工作的過程都不像是面試,而是直接就參觀公司、見主管,同時可以拿到好幾個offer。當初選擇的第一份工作,她成為全公司唯一一位女性的研發工程師;後來換到第二份工作,也是全部門僅有的三位女性工程師的一位。關於性別差別待遇,在業界雖然有聽過一些耳語,包括某間有拚酒文化的公司不太會錄取女性畢業生、或是朋友的主管對於員工請產假頗有微詞、乃至於女性升等花的時間「好像」比較長……等,但是總的來說,她歸因於自己神經比較大條,所以沒有覺得特定被針對的印象。她以自己的經驗認為,「長時間累積下來的決勝點,還是『個人本領』最重要」。她承認在工作上很好強,總是不想輸給別人。也有聽過某間公司本來不曾錄用女性工程師,可是自從錄用了第一個先例之後,就放寬了,後續也陸續進用了更多女性工程師。她認為,這證明了其實女性工程師的表現不差,會緩解了保守的公司原有的疑慮,讓公司願意打破傳統、開放觀念。


生兒育女影響了個性,比較能夠放鬆

事業與家庭的平衡考驗,也沒有難倒優秀的她。很年輕就結婚生子,育有一子一女,老大已經是高中生。她提到,自己有明顯覺得經歷了生產與哺育的過程,好像感受到自己暫時失去人性尊嚴,體驗只扮演母性動物的本能角色,讓她拘謹的個性從此放開了不少。回想起來也不是刻意,但是孕期前後不知不覺就比較常做裙裝、較為女性化的打扮,主要其實是因為方便,與那種「任他去」的心境。所以她覺得結婚對她個人的影響並不大,反而是為人母的歷程,對她的人生觀比較有影響。在工作上,她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傲人的成就、很普通。回想起來,也曾幾次跟非常好的升遷機會擦身而過,包括因為家人而選擇回到南部發展等,一次次人生中抉擇的關卡,她並沒有留下什麼遺憾,也覺得自己的確是選擇了更重要、更值得的事。問及她身旁觀察到的案例,她覺得選擇不婚的女性友人多過於男性。她覺得單身的友人們與走上結婚生子路途的自己,生活圈的交集不意外地減少,但她們還是有自己的生活圈,以旁人的眼光看起來也同樣是很愉快充實的。


成為主管以後,對女性下屬既關心又嚴厲

累積這些年的工作經驗以後,陳慕蓉當上了中階主管。團隊的成員有男也有女,但工作環境至今還是男性居多。她大聲爽朗的笑道:「我覺得我的女生下屬可能會覺得我很難搞」。因為她說自己剛開始不自覺地,比較會關心女性同事、但對於工作的要求也會很高,相對來說,就不太會過問男生的私事。自從觀察到自己這樣的情緒,也有試著自我提醒,避免太有差別待遇。她也提到,的確,成為主管後再度的角色調整,讓她覺得穿褲裝「好像比較專業」。但是這些過程中,不管是學生時期的褲裝、孕期的裙裝、成為主管後的褲裝,在她而言都是很自然的轉換,而沒有感受到太多外在的限制或不自由。她覺得,沒有哪份工作是輕鬆的,而薪資待遇也往往與辛苦的程度成正比。在工作中取得的成就感對她而言很重要,但已經不會特別渴望升遷,而是要看實際的工作內容調整,是否還是符合自己想做的事。「目前覺得可以當工程師直到退休、或直到公司不再需要我」她如此說。

453 最後修改於 %2018.%09.%13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