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對女兒的影響 精選

2021.10.15   吳嘉麗|淡江大學化學系榮譽教授、台灣女科技人學會創會理事長
刊載於專欄 教育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原刊於《女科技人電子報》第2期

以上三位優秀女性的故事以及我個人的經驗,顯示在一個父權為大的家庭或社會,父親的觀念對女孩子的成長是多麼重要,一百年前如此,一百年後的今天似乎依然如此,而「教育」永遠是女性獨立自主的不二法寶。

物理科學界的居禮夫人─吳健雄院士十年前以八十五歲高齡中風過世。她在物理科學上的傑出成就早已是我們女科技人的典範,『吳健雄基金會』於其生前即已成立,『吳健雄科學營』也已舉辦了九屆,積極培養青年科學菁英,並且為鼓勵女學生研習自然科學,特別提供一些女生免費名額。而我卻在此刻回想起當年閱讀她傳記時的感觸。

她出生於民國二年,排行老二,另有兄弟各一。他們家孩子屬「健」字輩,且以「英雄豪傑」來命名,而她,在取名上顯然未受性別的差別待遇。不僅如此,從小她就接受學校的正規教育,十一歲時離家至蘇州讀女師,畢業時保送南京的中央 大學。吳健雄一向對科學有興趣,但是又擔心自己在女師的學習不足,有點沒信心。父親知道了女兒的想法,特地去買了三本數學書送她,鼓勵她自修學習,加強她的信心。吳教授何其幸運,她有一位如此開明的父親!

以前還讀過趙元任夫人楊步偉女士的傳記。楊女士出生于一八八九年,自小過繼給沒有子嗣的二伯。她一向著男裝,家人依大排行叫她小三少爺,她跟著兄弟們一起讀書遊戲,十一歲時方知原來繡花針還有個鼻孔,十二歲時為了入學堂讀書才改女裝。本來她想讀師範,將來當一名老師。但是父現覺得她個性太強,最好做一名不求人的醫生,所以鼓勵她學醫。後來她留學日本,三十歲時返北平開了一家私人醫院,直到二年後與趙元任結婚,才結束了醫務,去了美國,從此未再行醫。楊女士在那樣的年代,身為一名女子,未纏小腳,還讀到醫學士,並自行開業,全因為她也有一位(或說兩位,生父與養父)疼她愛她的開明父親。而婚後的輟業正說明了婚姻對女性具有多麼大的影響。

《小腳與西服》是徐志摩元配夫人張幼儀女士的傳記,與前述二例恰成一強烈對比。張女士與西元同年,家裡環境富裕,兄長都送至日本讀書,但是她父親卻認為女子不必讀那麼多書,識字即可。後來還是因為張女士自己非常喜歡讀書,不斷的向父親求情,才讓她去蘇州讀了三年師範。經由兄長的媒說,她與徐志摩成婚。但是徐志摩始終認為她是鄉下人,沒讀什麼書,沒見過世面,對她一向冷淡。在英國當她懷有三個月身孕時,徐志摩提議離婚墮胎,對她直如晴天霹靂。但是她終於走出婚姻,並下定決心利用在國外的機會多讀點書,數年後返回上海,不僅在東吳大學教德文,自已開了一家服裝店,還被請去擔任一家女子商業銀行的副總裁。

以上三位女性大約出生在距今一百年前後,五十年後呢?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當然沒有她們的故事哪麼戲劇轉折,但是父親在家中的權威依然足以決定兒女的命運。所幸一家之主深信「讀書」還是值得鼓勵的,雖然我們家三女一男,家裡經濟也是捉襟見肘,但父親對子女教育的原則卻是不論兒子女兒,只要我們考進好學校,只要不增加家裡的負擔,父親從來沒有要女兒們輟學去幫助家裡的經濟,也從來沒有說過女孩讀書有什麼用,更從來沒有提醒我們做女兒的去找一張長期飯票。倒是母親經常耳提面命:什麼人都不可靠,人只有靠自己,一再鼓勵我們要有一技之長,方得以立足社會。至於選組,父親自己專業通訊,但是我相信那時期家人對大學科系均無何概念,對父母來說,能讀大學就不錯了,若能讀國立大學,什麼科系都好,他們認為大學畢業還會找不到工作嗎?因此在選擇科系這一點,我沒有受到任何家庭的壓力。我的選擇是自己的興趣,也是學校老師的建議;唯有在猶疑選擇工學院?還是理學院的時候,老師的傳統觀念促使我優先考慮了理學院。

以上三位優秀女性的故事以及我個人的經驗,顯示在一個父權為大的家庭或社會,父親的觀念對女孩子的成長是多麼重要,一百年前如此,一百年後的今天似乎依然如此,而「教育」永遠是女性獨立自主的不二法寶。

(本文依舊稿改寫,原文刊登於 自立晚報「女人談教育」專欄 1997.3.2

471 最後修改於 %2021.%10.%1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