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谷歌遭遇性騷擾後,我再也不會愛上一份工作 精選

2021.05.14   EMI NIETFELD|紐約時報中文網|2021.04.08
刊載於專欄 新聞分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所以,在一年多時間裡,我沒有將技術主管的行為告訴我的經理。順從行事似乎就是融入的代價。只有當他即將取代我所崇敬的人,成為正式經理——也就是我的經理——對我擁有更大權力的時候,我才說出這一切。除了兩名已經明確表示不願與他共事的高級工程師外,至少還有另外四名女性聲稱,他讓她們感覺不舒服。

(封面照片來源:Unsplash)

286 最後修改於 %2021.%05.%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