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2020)年末,當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流行近週年時,由輝瑞(Pfizer)、莫德納(Moderna)研發出的mRNA疫苗橫空出世,其保護力令人驚艷。然而,mRNA疫苗的緣起,要從30幾年前,一名女科學家的故事開始講起……。

圖片出處:Katalin Karikó的Twitter

一名肯尼亞創業家用廢棄的塑料變成可以承受比混凝土承重兩倍的磚塊。


(照片出處:Atlas of the Future)

我有個比自己大兩歲的哥哥,從小就玩在一起,當然喜好也會跟著受影響,喜歡球類運動,像棒球之類的,從小也跟著玩積木、汽車,第一次玩芭比娃娃還被嚇到差點哭出來。因為如此,事情對我來說,也沒有男女之分,可是,並不是每個人都像我一樣。我就常常聽到「像男生一樣粗魯」、「娘炮」、「化妝是女生的事」……等對於性別有刻板印象的話語。

(圖片來源:Unsplash)

Eunice Newton Foote (尤尼斯.牛頓.富特) 是1819年生於美國紐約的女性科學家,也是目前已知第一位透過實驗證實,不同氣體吸收陽光的程度不同(註),大氣因為有這些氣體而影響溫度,過去的地球歷史中也許曾有一段時間含有大量的這些氣體,所以形成較高的溫度,也就是溫室效應。她的論文 “Circumstances affecting the heat of the sun's rays” 發表於1856年的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年會,由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 Institution) 的Prof. John Henry代替她演講,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她無法親自上台。Prof. Henry 在朗讀富特的論文前說了一句很感性的話:Science was of no country and of no sex. The sphere of woman embraces not only the beautiful and the useful, but the true.

科學家的女長頸鹿 常和朋友廝混的女長頸鹿 比孤單女鹿長壽

身為一隻長頸鹿,要活的長久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居住的地盤被人類開發一點一點的搶走,一天到晚擔心有人會來盜獵,更不用說那些虎視眈眈的獅子老虎。過去的十年之間,野生長頸鹿的數量已經下降了 30% ,全球只剩約 11 萬頭。

女性在整體高教處境中處於弱勢,進入高教體系的女性比例較低,部分女性更因不平等的育嬰責任而中斷高教學涯。本文藉由數據與制度分析,來思考誰被制度漏接了?誰又該負起責任?
#辣台妹聊性別 #高教女性 #育嬰不平等 #少子女化

更多文章:

期數
標題
作者
廖桂賢(臺北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副教授)、陳鳴誼(經典工程顧問有限公司規劃主持人)、蕭宇庭(經典工程顧問有限公司環境規劃師)|眼底城事|2021.01.27
作者白曛綾(交通大學環境工程研究所榮譽退休教授)|未來城市|2020.06.15
作者王秋華|《建築師雜誌》111:46|1984年
作者Kevin Omland、Evangeline Rose、Karan Odom|World Economic Forum|2020.09.17
作者Myriam P. Sarachik、翻譯陳穎叡|物理雙月刊|2020.10.30
文: 蔡甫昌(台灣大學醫學院教授)|聯合新聞網|2020.01.31
編譯:陳宣豪 |科學Online 高瞻自然科學教學資源平台|2019.12.24
文:吳嘉麗 |《台灣化學教育》電子報No.31|2019.05.04
Alec D. Gallimore|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2019.05.01
Miru|報導者 The Reporter|2019.3.30
張育森、凃佩君|科技大觀園|2018.12.13
M. Teresa Cardador、Brianna Caza|Harvard Business Review|2018.11.23
Emily HF Chang|南科AI_ROBOT自造基地|2018.6.8
諶淑婷|博客來閱讀生活誌|2018.8.7
顧燕翎|國立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國立臺灣大學婦女研究室研究員、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
Elizabeth Moylan & Elisa de Ranieri |BioMed Central Ltd|2017.12.19
女人迷編輯 Yuting|女人迷|201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