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群創光電產品陳鵲如協理 精選

2021.08.14   程佳德|台灣女科技人電子報助理編輯 撰稿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學習「紀律」幫助很多,讓我更能掌控時間,雖然過程摸索多年,老實說習慣要改變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就一直努力,跌倒也不要怪自己,再來一次就好。

訪談人:洪瑞華 客座主編、林怡欣 特聘教授

洪:知道協理很忙,想問您在家庭、教會活動間是怎麼安排?

 

陳:這問題我摸索好幾年,大概近年變得比較清楚。我認識一個教授,也是教練,他教導我讓生活變得有組織,例如我開始早上6點起床跑步會邊聽聖經,或做棒式(核心肌群鍛鍊運動)時邊讀聖經,讓我在運動時間就能把今天該讀的聖經讀完,

 

洪:所以生活要很規律。早上運動完,接著要帶小孩上學,然後上班。

 

陳:對,我以前真的一團亂,一度不想要上班,尤其我常要出國出差,陪伴家人的時間變少,沮喪到覺得無法做好每件事。學習「紀律」幫助很多,讓我更能掌控時間,雖然過程摸索多年,老實說習慣要改變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就一直努力,跌倒也不要怪自己,再來一次就好。

 

洪:相信您會越來越好。但有時會發生一些無法意料的狀況,尤其是工作上發生要立即處理的公事,您如何處理?

 

陳:要有強大的後援,第一個就是先生(笑),再來我有請一個煮飯阿姨,能幫我分擔一些時間,讓一些時間的主角色不是我,還有一位教會認識的姊妹滔,她基本上從我小朋友1歲時就常跟我們家一起,每天下班5點半就來我家,所以我是有後援團隊的。

 

洪:所以周遭資源—特別是女性當了媽媽之後—是很重要的。

 

陳:對!當事情要像公事一樣辦理時資源很重要,而且要能信任且可完成,尤其家人意見很多時要經歷很多溝通。這也跟我工作有關,我的工作是PM(Product/Project Manager),PM最重要的責任就是完成一個團體從生到死,設定目標、整理團隊,整理團隊就是整理資源,在對的時間要用對的資源,如果衝突就要溝通。工作的完整訓練給我能P(PM的P)我這個家庭(M),雖然仍摸索一段時間。

 

林:PM在公司工作壓力很大,您如何把這個情緒不帶回家?

 

陳:我覺得關鍵是我先生。我曾做東京OPPO客戶第一個產品時,大家都知道中國人很多比我年輕十幾歲,肝很健康可以晚睡,當問題不能解決時他們不會放過我,每天晚上從9點開會到1點半才能睡覺,我的家庭就跟我一起經歷這長達半年的時間。那時候我先生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很支持我,另外我有信仰、上帝,我也會禱告,那段時間改變我性格很大。我有去學習完整的人際關係課程,處理個人情緒、學習同理,發現家庭衝突因此降到非常低,但必須說還是會爆衝,不過人會突然醒來,能在情緒中跳出來,知道正路在哪,只是自己要選擇走正路或繼續發脾氣,這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練習。

 

洪:您是PM,底下有男性員工、女性員工,溝通過程有什麼樣的差異?

 

陳:有,女性比較容易講幾句話就哭。但我比較沒禮貌,講話比較直。我下面有大概280幾人,中國5、60人,還有幾個地區,群創是合併三個公司的公司,文化差異非常大,所以溝通上是比較混亂的。我基本就是設定目標,中間過程我不太管,例如女性員工小孩有狀況,我會立刻叫她回家,我知道因為心裡掛著孩子很容易出事,所以女性員工跟我非常好,只要工作能完成就可以,但沒完成就遭殃了,我會追蹤到你完成為止。

 

洪:剛剛提到主管跟屬下關係,那麼平行單位間有競爭關係,如何處理到別人能認同你呢?

 

協:老實說沒那麼容易。我曾聽同儕跟我說沒人想那麼累,但我一直逼大家。PM很特別,在公司裡面不需要階級永遠是大家的領袖,但相對同儕間需要花大量時間溝通,有陣子我真的被當作是敵人,蠻寂寞的。近兩年學會一件事,檯面上的功勞都留給同儕,因為我只是希望能成功而已。

 

洪:您的情緒管理課程對於您後來的發展影響很大,課程是您主動找嗎?還是公司提供?

 

協:那是我在教會認識的朋友,一位清華大學的教授跟他的太太,他們創立的人際關係機構,專門寫書、開課。起初我聽幾堂就暫停了,第二年為了要上台我又去聽。有四個主要課程,一個是「傾聽」;第二「心意更新而變化」解決自己個人問題;第三「面對衝突」這幫助我很大;最後「用愛心說誠實話」。為了要改變習慣,我很想要改變,不想再沮喪下去或跟別人之間有黑暗的地方。

 

洪:對未來的顯示器這部分能否提供我們介紹呢?

 

協:我對液晶有些狂熱,它是一個光閥,LCD產業發展至今可能以為已經走到後期,那這兩年可以看到mini LED跟micro LED有一定的發聲,也看到OLED對我們打擊蠻大的,大概手機市場之後5成都會變OLED,我們還能做什麼?我認為mini可以帶來很大的改變。mini把背光從Side View變成直下,之後變三度空間(xyz)都可以控制,可控的光讓我們可跟前面的畫面互動,互動的結果很像主動的感覺,主動跟OLED的極限是無法做太高的亮度,這個材料用到很高亮度時會遇到Lifetime不足等其他問題,我覺得mini是解法。去年組了團隊就開始在找供應鏈,然後設定標靶,誰需要mini?戶外需要高亮度是個方向。其實我們已經量產mini的手錶並在中國上市,下一個重點是高亮度HDR600以上,ipad pro已經有了,還要省電,再來就是cost的問題。想超越OLED是很大的挑戰,但我們想要繼續下去、創造自己的市場。我覺得mini配LCD仍然需要,因為太多主動式的東西對Mura與密度解決的並不好,可是任何一種背光的瑕疵透過LCD光閥方式處理,反而可以處理更好。有點像某種人生哲學,一些比較亮的東西,透過一個「濾」處理後會變得更有溫度跟穿透力,這是我覺得顯示器未來的目標。

 

協:最後,我蠻想鼓勵年輕人做夢的,每個人都要做一個夢。我們家以前開鐵工廠,小時候我很喜歡堆高車,我就跟我爸說可以給我一個嗎?我爸竟然幫我完成,把它改成腳踏車,我小時候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他告訴我一件事情就是人可以夢想。我父母感情沒有很好,家庭非常複雜,自從認識神以後我有個理想希望我的家庭是開放的,因為有這個夢想,一路就一直往這條路走;一開始我當研發人員,有個起心動念是接觸客戶,因緣際會到董事長身邊工作,也接到巴西專案,一路上的學習讓我的視角變得不一樣,雖然中間辛苦,但意思一樣的,都是鼓勵人們夢想然後達成。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編輯:

洪瑞華 客座主編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特聘教授

林怡欣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光電工程學系特聘教授

 

審訂:

陳鵲如 群創光電產品協理

 

 

 

527 最後修改於 %2021.%08.%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