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環評委員袁菁教授 精選

2021.04.14   程佳德|台灣女科技人電子報助理編輯 撰稿
刊載於專欄 特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也許因為我有在中油工作的經驗再唸書,回來也曾參與過高雄市環保局委員會,參與的好處是讓我可以理解政府的政策,也可以理解業界的需求,這樣一路走來對我的教學是有幫助的。當我跟學生談很多問題時,是有溫度的,因為它真實的發生在生活。

(照片出處:袁菁教授提供)

 

洪:袁老師當年為什麼選擇理工,又特別選擇了環工呢?

 

袁:如果我說我走環工是為了想救地球,覺得好像「打高空」;那時17、8歲,怎麼可能會有這樣想法。我走工學院一是興趣,一是能力;當時是聯考分甲乙丙丁組的時期,我對文法商沒有太多興趣,在甲、丙組選擇,考慮到我怕血,且不一定考得上醫學院,能力不及的情況下自然的就選擇了理工組。

 

那為什麼會到環工?第一個就是考試成績落點;另一部分是受到我兄長的影響(他也是念環工領域),當初填志願從台清交填到成大時,問他成大有哪些系適合女生,他毫不猶豫說念環工系,所以就這樣子一頭栽進環工領域三十餘年。

 

洪:那是緣分(兩人相笑)。

 

之後對環境有沒有什麼想法?我們剛進大學好像都還矇矇懂懂的,大概是什麼時候開始感到環工吸引人的地方?

 

袁:應該從大學、碩士、博士一路到現在教書,對環工的感情慢慢就出來了。我從成大環工系畢業後到了台大環工研究所,研究所時考上環境工程公務人員高考,畢業後透過高考分發,很幸運地進入中油總公司的環保處。民國78、79年是中油公司很艱鉅的時候, 因為正面臨五輕抗爭事件-台灣第一場由民眾發起的環保抗爭,對一位環保新兵的我是何其震撼!我在中油公司待了三年半,這期間中油因為五輕抗爭事件,意識到環境保護的重要性, 每年投資環保經費都是二、三百億, 所以每位同仁們經手的環保經費都是數千萬元以上。我承辦業務主要負責環境影響評估業務,必須對公司所有廠(處)執行環評業務做到把關, 因此所有新建工廠之環境說明書都須經過我們這組看過後才能送出至所屬縣(市)環保局,我們這組只有一位組長再加上我一位組員,平均一個月看上三、四本環境說明書是非常正常的,因此藉由職務之便對中油公司面臨之環保問題及解決對策有了全面性之瞭解及掌握。

 

洪:剛好是環保意識起飛的時候。

 

袁:在那個時候看到,中油是如何傾全力從事環境保護的工作;在中油公司這段期間,所有在書本的靜態知識,都讓我看到真真實實在中油各個廠區。所以我現在常跟學生講,以環工來說,如果有機會,第一份工作就做環境影響評估,因為這能讓我們看到污染現況也對環保全貌有所了解。另外,也是因為我在中油做了環評之後,才知這邊(註1)有地下水污染問題,也因此影響我出國唸書時轉走土壤地下水領域。

 

我覺得在中油的歷練是成就我後來的養分,讓我很清楚的知道在業界可能碰到的環保問題。環工比較跟日常生活是密切相關的,所以有類似的歷練是有助於理解學界與業界要怎麼相結合。

 

洪:袁老師很早就開始參與政府委員會,我從兩方面來問:女性參與委員會時容不容易受到大家的重視?以及這樣的經驗如何鼓勵其他女老師加入?

 

袁:也許因為我有在中油工作的經驗再唸書,回來也曾參與過高雄市環保局委員會,參與的好處是讓我可以理解政府的政策,也可以理解業界的需求,這樣一路走來對我的教學是有幫助的。當我跟學生談很多問題時,是有溫度的,因為它真實的發生在生活。舉例說,我上禮拜去開會遇到什麼問題,學校附近有什麼問題,以這些跟學生上課,他們會比較信賴老師,知道我說的都是切中的時事。因為參與能帶給我好處,所以我不排斥參加公部門之委員會。

 

我想女孩子在一群男性的會場中,是比較有折衝的效果,但當然還是看個人個性而定。我曾參加過一個高雄市環保局的委員會,包含我有兩個女老師,對方的顧問公司也是一個女工程師,結束後有一位男老師就跟我們說,全場就你們三位女性論述最清楚、頭腦最清晰。我想這應該是女性的特質,因為女性心思較為細膩, 且當我們專注一件事情時,會想要去做清楚的論述。

 

如果時間分配得宜,適當踏出校園,對教學以及產學合作是有幫助的,因為如果我沒有校園外之視野, 也不認識環境顧問業界及對政府政策不了解,就不可能跟他們有所鏈結,這樣就永遠只能在實驗室內進行小尺度實驗, 滿足一己之需求, 而無法將所學真正貢獻於社會。

 

洪:在環工這個領域如果跟業界有很多接觸,而且做的是業界實際上現在需要的東西的話,在這個學科裡面是容易被認可的?

 

袁:對!沒錯。環工學的就是生活所面對的問題,做出來的技術是民眾有感的。

 

20年來我一直在做電動力處理技術(Electrokinetic Process),結合我在博士修讀期間對界面活性劑之知識(洗碗精也是一種界面活性劑),把界面活性劑用在電動力技術之後,就可以從原來只能處理重金屬污染物進而可處理油品、含氯有機物等污染物,我覺得非常有趣。我跟學生說土壤地下水領域有太多的未知,因為肉眼看不到,就是去「玩」,如果你很有好奇心,是好奇寶寶,就很適合進入土壤地下水領域。 

 

洪:袁老師有沒有在委員會印象特別深刻的例子?可以跟我們分享。

 

袁:環境影響評估本來就是政府、開發單位、及民眾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公眾的利益永遠要擺在最前面,這是環評法的精神,也是擔任委員要有的認知。我最近碰到一個交通工程路線變更案, 原環評案已經成立通過,因為某些因素要做路線轉移。很多環評委員也不認為這交通工程有非蓋不可的需求性,但因為不是我們這屆任內決議的,我們只能承接前面之決定,依法僅就變更部分強化環境保護及降低衝擊,但不能推翻原來結論;很多案子在心裡是需要不斷地思考與折衝才能做出最好的決定的。那次結論宣讀後,我因為提早走,一出去就被民眾指著說為何要通過,一路被罵到電梯,那種感觸是很深刻的。

 

洪:袁老師可以跟未來的女學生們分享、號召,進入環工領域的意義與價值嗎?

 

袁:我們大一上有一門「土木工程與環境概論」,讓系上老師輪流上課,介紹自己領域,環工組老師就請我講環工的出路與願景,我就用這來回應。高雄大學工學院有很多領域可以選,我說土環系是這四系(註2)裡面最特別的,土木跟環工是跟民眾接觸最深的。假如你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東西,那加入環工是最好的選擇,因為每天都面對不同的民眾與需求。更有趣的是,學的技術還不足以用其自身去推廣,因為必須要掌握跟民眾溝通,不能拿方程式跟民眾講,要用民眾懂的話溝通,因此土環應該是最能感受到成就的系所,因為改變的是生活環境,感動的是一個人。

 

洪:最後,談到多數女性會感到在職場與家庭間抉擇,您如何看待呢?以及您如何安排?

 

袁:曾經有一些新進入學界的女老師和我討論如何在學校與家庭間做平衡。我有三個小孩,我有12個字要送給理工或其他領域的女老師們。「空間分割」,當在學校教書時千萬不要想到家裡的事,反過來回家時就好好處理家事及珍惜和孩子相處機會,不要想到學校工作。第二是「時間分割」,在學校教書時就好好教學生,在學校開會時就認真盡到行政主管之職。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情緒分割」,就是學校若有不如意的事惹你生氣,不要把壞的情緒帶回到家裡,或反過來帶到學校。當你把這12個字做好,就可以做好每一件事了。



編輯:洪文玲 總編輯;審訂:袁菁 教授



編者按:
袁菁教授為第14屆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委員會民間委員,國立高雄大學特聘教授兼工學院院長。第14屆環委14位民間委員中僅有1位女性委員,2019公布當時引發婦女團體及台灣女科技人學會等行文環保署提醒。後環保署呼籲各方推薦人選時兩性都予推薦。

袁菁教授多次參與各級政府的審議性委員會,學經歷請參閱高雄大學網頁



註1:指高雄楠梓區。

註2:國立高雄大學的工學院分為四個系所,分別為:電機工程學系、化學工程與材料工程學系、資訊工程學系,以及袁老師本人任教的土木與環境工程學系。

 

470 最後修改於 %2021.%04.%1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