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求學的甘苦談 精選

2023.03.14   莊程媐|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機械與機電工程學系助理教授
刊載於專欄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在日本的留學,雖然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摸索我的研究路,但是最終走出來了。同時對於人格的培養和處事的方法也建立了一些與在台灣求學不同的想法。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我是現任職於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機械與機電工程學系的助理教授莊程媐,先回顧一下求學的背景,原本在高中念與生物有關的三類組,當年聯考時遇到了非典型肺炎(SARS),擅長的數學筆試部分改成畫卡方式後在數學上出現失誤,錯失了夢想的科系,選填志願到了國立清華大學的動力機械工程學系。在大學的時候嘗試這個科系能否唸下去,結果發現可以且有興趣,進而順利唸完碩士。自己在大學時首先想去德國念博士,因此修習三年德文,然而家裡希望去美國留學,所以2008年申請時先以美國學校為主,可惜申請當年遇到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破產造成的次貸金融風暴,外加自己的英語準備不足,導致在2009年中仍舊拿不到博士的入學許可。當下和同樣申請出國的實驗室學長相談後,學長建議我去不用日檢能力而可用英語能力取代的日本宮城縣東北大學(Tohoku University)的大學院(日本研究所的稱呼);投了自身履歷給幾位日本工東北大學機械系的老師,其中山口隆美教授答應收我當博士生,給我幾個題目選擇,當下選擇了血液流變性的研究。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簡單說明,當年東京大學和京都大學都需要日語N1檢定證明,如今已經有些國際課程部分不需要日語檢定能力,但還是準備著會比較好。日本的申請入學方法是必須先找到一位指導教授,他是去日本唸書的保證人,再透過他遞交入學申請書;可申請時間有兩個,詳細時程可以看各學校官網。另外,不論念碩士(博士課程前期)或者博士(博士課程後期)都需要和當地學生一樣考入學考,語言可選擇日語或英語兩種,考試科目有必選的微積分和工程數學兩大科目,另外需要選擇專業科目,我當時選了流體力學和熱力學;同時要記得,如果沒有英語檢定結果要加考英語科目。考試時間同樣也有兩個時間段。

 

除了筆試外還有面試,當時老師雖然是在機械系裡面找的,但同時他也是醫工學研究科(醫工所)的教授,因此老師讓我從醫工所入學。入學後才知道日本東北大學大學院醫工學研究科是全日本第一個跨領域的醫工研究所。日本的學校開學是在四月和十月,一年是兩個學期需要繳交學費,基本上日本國立大學的學費都是一樣的,第一次入學時還要收一個入學費用。開學後,博士課程後期的學生可以選擇和碩士生一起的課程或者是短期上完多位老師合開的密集課程。另外學校有提供給外國人的日語學習課程,然而像我這樣連五十音都不會的只有我一人而已。第二年之後才把日語稍微學好些,契機是遇到了311東日本大震災,身爲東北留學生會的幹部一員,幫忙逃離仙台到東京時,因為日語能力的不足完全無法幫上接洽等的忙。

 

日本研究室老師呈現金字塔型的狀態:當時我的研究室是一位教授和兩位副教授,以及三位助理教授共同指導著我們研究。在日本留學作息生活隨著四季很固定、很分明,可以借四季預測生活,例如研究室在春天會有合宿大會,為期三天大家要製作投影片來報告這一年自己想做的研究方向;春季時在研究室的中庭有烤肉的賞櫻會;秋分有日本東北地區特有的芋煮會。

 

(照片出處:作者提供)


我們研究室有很多國家的長期留學生和短期交換生,當時遇到的有法國、伊朗、美國、波蘭、德國、巴西等,而我是老師收的第一位華人學生。老師當時有一個大的教育計畫提供我們前去新加坡大學上一週的Gem4 Summer School,學習醫工等內容,另外也參與了第五屆East Asian Pacific Student Workshop on Nano-Biomedical Engineering的組織委員,學習籌建一個研討會的過程。幸運地,在第三年時獲得了兩年的日本學術振興會的博士研究員(DC2)聘任,除了有月薪以外還獲得研究經費的贊助,日本學生跟我說這是一個很榮譽的事情。在日本的留學,雖然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摸索我的研究路,但是最終走出來了。同時對於人格的培養和處事的方法也建立了一些與在台灣求學不同的想法。我在最後一年的時候,突然和因退休交接我的後任指導教授石川拓司說,我有些研究的東西想做下去,因此想要留在大學裡面,這也是我最後選擇在大學任教的原因。

 

 

 

1243 最後修改於 %2023.%03.%14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