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NA疫苗的關鍵推手:Katalin Karikó博士 精選

2020.12.14   火星軍情局|Facebook貼文|2020.12.09
刊載於專欄 新聞分享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誰能料到,一位科學家數十年來棄而不捨的執著,最後竟拯救了一個星球。

覺得我太誇張?但目前局勢的方向真的這麼走。這位科學家是mRNA疫苗的關鍵推手,Katalin Karikó博士。

故事要先倒帶到1961年,科學家發現mRNA,從此奠定了分子生物學的中心:「由DNA到mRNA到蛋白質」,細胞的DNA要先轉錄為mRNA,再由mRNA控制以蛋白質為主角的複雜維生體系。

「如果能操控mRNA,就能操控人體製造哪些蛋白質,人類就能獲得抵抗疾病的厲害武器。」一位匈牙利的年輕科學家Katalin Karikó在70年代末這麼想,就決定以此為人生的目的。她博士論文就是mRNA與病毒,畢業後在許多研究機構間輾轉謀生,後來帶了900英鎊和老公孩子到美國,幾許波折後落腳在賓州大學(U. Penn)。

那時要把mRNA當藥或疫苗的人不只她一人,但大家都碰到一個致命的問題:人體的免疫系統看到外來的mRNA就殺,注入人體的mRNA根本沒機會到達目標細胞。經過很多次失敗,多數科學家都決定放棄。

研究計畫一寫再寫,拒絕信一封接一封,Katalin Karikó拿不到經費,也沒有成果,團隊解散了,助理教授無法升等,賓州大學就把她降級。那時是1995年,她人生的最低點。

1997年開始好轉,U. Penn挖角了一位大咖Drew Weissman,他與Karikó一見如故,更願意與她合作。他們在2005發表了一個關鍵的研究,把mRNA上的天然尿苷修改一下,這個人工的mRNA竟然能瞞過人體的防禦機制,這麼一來注射進人體的mRNA藥物就可以順利進入細胞內。從此mRNA藥物不再是夢想!

史丹佛大學有一組科學家讀到這篇論文,感到其中巨大的商機,開發了類似的技術,於2010年成立了一家叫“ModeRNA“的公司,後來RNA改小寫變現在的“Moderna“。

德國的另一個團隊也依此組了一家新公司“BioNTech“,用mRNA做癌症疫苗。在2013年聘請Karikó擔任高級副總裁。在2020年輝瑞看到COVID-19帶來的商機,與BioNTech合作開發疫苗。

一年前沒幾個人聽過mRNA疫苗,現在卻是耳熟能詳。現在防禦率最高的COVID-19疫苗就是mRNA疫苗,帶頭的兩家公司就是 Moderna 和輝瑞/BioNTech 兩個團隊,源頭都是 Karikó。

如果Katalin Karikó被一連串的挫折打倒,這個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要是她在5年內順便拿個諾貝爾獎,我不會驚訝。(只是賓州大學的臉會被打得有點腫。)

有哪位老師的研究企劃老是被打回票嗎?這應該是個很好的激勵故事。


(全文轉自「火星軍情局」臉書粉絲專頁。照片出處:「火星軍情局」臉書。)

{點此連結原出處}

539 最後修改於 %2020.%12.%14
此分類更多內容: